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写文就像灵魂切片




只写自己想写/不擅长把握节奏/月更写手/只有原创/讨厌无意义的争吵/感觉自己像个老年人




头像是人设
画手@鲷鱼寿司卷←她超级好!是天使!



企鹅是2648155560,麻烦添加的时候备注
欢迎各种勾搭(づ︶ど)

[原创]夜莺和第二十六位骑士

过分自high了,感觉马上就是黑历史了

“可是我还不想死。”似乎是咬着下唇挤出的一句话,声音带着从未听到过的颤抖。

棺木已经盖上了,声音有些闷,但是近距离还是能听清的。Z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此时竟是意外的,没有丝毫情感波动,只是静静地坐着,手掌抚摸着这个他送给伊薇特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

“可是,这不是你自愿的吗?”不,其实并不想说这句话的。

原本有些控制不住的啜泣此刻却是消失了,换成了些呜鸣和大口喘气的声音。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氧气大概马上就要不够了,我是不是该交代些后事?”她是怎么笑出来的?虽然感觉很尴尬就是了,“其实我还是逃不开的,我是知道的。”

“暴露了吗?”却丝毫没有想象中的松了口气的感觉,“最后留给你这种印象真是抱歉了,我其实还是宁愿你什么都不知道的。”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呢?”

“这么聪明的吗?”不该是这样的。

“谢谢夸奖,不过只是因为我从没觉得我能真的逃脱过。现在这种局面也只是为了让我自己觉得体面一点而已。”伊薇特顿了顿,“我累了,真的,累了……我以为我是在追求自己的命运,我以为我在逃向与爱丽丝设想的与众不同的道路。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来看,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被丢在了迷宫中心,不论我是循规蹈矩的摸索,还是动用些所谓地小聪明去试图打破屏障,最后的终点也还是只有唯一一个。是不是即使我再努力一点去翻越高墙,外面也还存在着更大的牢笼呢?我至今所追求的是不是在你们眼中就像青春期孩童一般幼稚的叛逆?”

Z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伊薇特看不到他的这些动作,喘了几口气又接着说了下去。“我是不是不该再说下去呢?我明明应该孕育的是希望,现在却在无止尽的抱怨,一点不像我应该有的样子。不过我这样性格又排在你们所计算的第几版本呢?我的所谓性格到底是不是有被添加或是干涉后的结果呢?但是,是不是只要我自己承受就好了?和另一个伊薇特没有任何关系?她又到底是否拥有我憧憬的真正的自由?”说话的声音不知为何逐渐响了起来,呼吸声也愈发沉重。

非常闷的一声,是伊薇特拍了拍棺盖,氧气或许是真的不够了,“对不起,Z,明明在最后了,我却还在说些和你无关。”

为什么要道歉?你又做错了什么?错的难道不是我吗?

“我这个时候明明应该说些平时说不出的肉麻的话,反正我们都互相看不到,而且我也马上就要消失了,从未存在过的那种消失。”伊薇特此时像是轻松了很多,语气也变得分外柔和。

“我这算不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呢?可是我还是愿意,愿意在月光下为你歌唱,愿意为你将胸口抵住荆棘来温热一朵玫瑰,愿意将玫瑰交予你去换一轮珍贵的的舞,即使最后花叶凋零,即使最后只能化为车轮下的粉尘。”

“所以,Z,命运到底是什么呢?”指甲抠木板的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即使是z也在不住的发抖。

“我困了,”哭声终究还是冒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晚安,Z,晚安……晚安。”

挣扎停止了,一切都安静了。

Z似乎终于摆脱了束缚,终于能开口了。

“怎么能说是交代后事呢?这话也太难听了。你到底发现多久了呢?不过我现在也没有人问了。你今天想说的话究竟憋了多久?你平时明明看起来像是从来不会累一样,今天倒是一口气吐了个痛快,真是辛苦你了。

“你非常努力了,让我和爱丽丝都大吃一惊了,但是对不起,我们实在没法把你最想要的东西给你,这是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但是你真的努力,也成功了,你走了我们没料到的路,你做了旁人根本不敢遐想的尝试,不管爱丽丝怎么想,你做的所有尝试都不会没有意义。

“所以你平时笑着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呢?你绝对不是一只仅供观赏的金丝雀,亲爱的,可没有金丝雀会像你一样为了飞出牢笼而撞得狼狈不堪的。虽然你们都是伊薇特,你就是她,她就是你,但是你们绝对不会相同,她会拥有你所拥有的,也有权利去选择你所没有的。但是你又何必去担心她呢?

“我不会用你生命换来的玫瑰去换一只根本无足轻重的舞蹈,我也不会把它扔到大街上任由马车碾过,我会用最清澈的水浇灌你,我会用最透亮的玻璃罩保护你,但我绝不会离开你,去寻找别的星球。不过我觉得你不会喜欢玻璃罩的,但是即使叶落了,花败了,我也会记得你的,我会永远记得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命运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困了……就睡吧。即使那不是你,我也会等你苏醒。在以后,我会一直比你早起,每天看着你睁开好看的红色眼睛,然后跟你说一声

“早安,伊薇特。”

再过四十四次落日,这里就将再没有这个伊薇特的痕迹,明明知道棺盖下应该什么都没有了,但是Z还是想打开它再看看。

他想再看到被那头染上了阳光的金发衬着的小公主,即使是一直睡下去也好,即使他只能等王子来吻醒她,他也希望能再看到她。

但是,太阳下山了,光影都黯淡了,夜幕将至了。

…………

有传言,夜莺会在黎明前啼出最婉转的歌声,Z也正在等待着。日光就将穿破云层,棺材中似有翻身的声音。他为她揭开了水晶棺,等待曙光给她一个拥吻。

“早安,伊薇特。”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

“早……安?”困倦的双眼还有些不舍睁开,但是Z已经看见了。

“你是……怎么哭了?”

泪水冲淡了夜幕的深蓝,那颗赤红的火球,不再。

——END——

[原创]今时怪谈(3)


卷一 · 白氏双子


3.成群结队否?


人应该是成群结对的,虽然这个词用的似乎并不怎么贴切,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么一对比,那些形单影只的似乎就显得有些可怜巴巴了:一人电影,一人看病,一人旅行。这些似乎都只能证明这个人的孤僻,不友善,不合群。通常情况下来说,如果孤身一人,那必定问题存在于其本身,他的不争取,不努力……


以上发言,皆是**。骂人的话终究不是很文雅,还是自动屏蔽比较好,不然或许就是某种意义上的付诸暴力了。


心想归心想,实际为实际,你并不能阻止别人以怪异的眼光盯着送自己玫瑰花的人,就像你不能阻止单身汉从小情侣之间穿梭而过一般。白溯看着店里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心里有些微妙,倒不是羡慕嫉妒什么的,毕竟只要他想,主动向他抛出橄榄枝的小姑娘能塞满整家店,但是小情侣的腻腻歪歪非常容易改变店内的氛围走向。兄弟俩本身开这家店,非常恶俗而又矫情的讲,是为了在闹市中取一片清闲,平时倒也确实有很多人在进屋看到整墙书本后悄然离去的,但是碍于节假日时人流实在多,不少平时半本书都不看,或者只看些让人难以恭维其品味的内容书籍的人,此时正愉悦地或者用词过一点——放肆地抽取或打乱书架上精心排列的书籍,用以摆拍或是录制视频什么的。


白溯悄悄的望向白潋,对方脸上的表情让白溯有些捉摸不透,但是凭借着与生俱来的默契,他觉得他是生气的。虽然表面上似乎只是微微蹙眉,但是说不定心里已经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有的时候,说实话,杀人是犯法的这条律令救了很多人的命,眼看着自己亲弟弟手臂上的树叶都有些卷起来了,白溯赶紧把他轰上楼,自己一路工作到了中午,提前打烊。


“你别捂被子里不出声,我知道你醒着。”白溯叹了口气,把长条的天妇罗抱枕从白潋手里解救出来。


“可是你看到了吗?白的跟鬼一样的粉底!还有口红印!在我的书上!书上!那是我的灵魂!”失去了怀抱中蹂躏的对象,他卷紧了被子,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狠狠盯着白溯,“简直就像让蛇在你颈后吐信子一样毛骨悚然!”


“别用那么稀松平常的例子嘛,换点刺激的?”然后换来了一个白眼,“我们去把你亲爱的灵魂擦擦干净,然后再出去吃顿好的?算了,你不喜欢出门,我去给你把寿司打包回来?”


默许。


就在白溯转身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意料之外地,“走,出门。”


“真的假的?”甚至开始换衣服了,动作之利落让白溯都有点不敢认这是自己的亲弟弟。


“走。”


“我请客?”


“你请客。”


不用多说,当然是吃了个饱。明明是共有财产,但是每次吃饭的账都总有一人喜欢抢着说我来买单。或许是那种并不怎么需要的自尊,但也确实是某种只这两人才懂的笑点。秉承着白潋莫名的出了门就不如多走点路的奇怪心理,两人愣是走到了隔两条街的一家大型超市,抱了一堆糖果回来,过一过形式上的万圣节。


“trick or treat?”


“kiss or sex?成年人了,说话……”


“打住!你别和我开黄腔,你还小!”


白潋以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哥哥:“我还小?”


“你还小。”


白潋刚想反驳点什么,突然楼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TBC——


[原创]冬日童话(上)

困倦和烦躁导致的改文重发和集齐短小

或许是九月的诅咒×

晚安↓


这个冬天是白色的,如果你不想失去自己的鞋子,那最好还是选双长靴,防止它们遗失在不知哪串脚印里。不过,龙是不需要担心这些的,他既不需要鞋子,也不需要衣物,一身坚硬的鳞片让他体会不到令人不住打颤的寒冷,就算他有需要,也可以自己生火取暖。

龙的职责很简单,他要做的只是在自己的洞穴里数着宝藏,然后赶跑听闻传说前来的王子和骑士。虽然龙是条好龙,他不会杀死那些挑战失败的人,但是总有些心胸狭窄的挑战者企图通过抹黑龙的形象来显得自己失败得不那么失体面。好在龙不是心胸狭窄的龙,他只会在森林里闲逛,或者待在自己的洞里不出来。但是勇士们还是会时不时出现,毕竟,他有一把宝剑,是的,龙有一把宝剑。明明他的爪子让他用不了它们,但是他也会格外爱惜它们,经常擦拭。

是糟糕的一天,暴风雪似乎想将森林摧毁殆尽,不过可惜的是它没有成功,只是给龙带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身穿着是熟悉的,王国的小王子。大概是冬猎的时候到了吧,龙想着,但是其他参与冬猎的成员呢?被风吹散了?这可真是不尽职啊。但是主动送上门的猎物怎么有不接受的道理,于是,龙把他带了回去。但是显然,我们也说过了,龙是条好龙,它到山洞后就喷了点火星子出来,用不知那个犄角旮旯扒出来的木头烧着。但木头也只有这点了,这个季节的枯枝大概已经和雪水跳完一曲华尔兹了,要点燃的可能性是零。王公贵族大多脆弱,希望这堆木头能烧的长久,龙好心想着。

…………

皇室的冬猎都是在每年第一场雪飘落时开始的,狩到猎物的多少预示着来年是否是个丰年,对国家的象征意义不可谓不大,对于各位皇子来说也是向国王展示自身实力的一个机会。新一任的王会在他们中出现,竞争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不过总有些不同的,对最年幼的王子来说,这只是次游玩而已,皇位这种东西让他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但是游戏能。再说,就因年龄的,王位本就会由他的不知哪一位哥哥继承,与他没一丝一毫的关系,所以,他该做的就只是及时行乐而已。虽然大多人对这位孩子的评价是天真烂漫,但其实真相是过于通透。

他可是王子,出生于皇宫。

——TBC——

[原创]今时怪谈(2)

卷一 · 白氏双子



序二 很久以前的傍晚



“我们分手吧。”对面似乎并不情愿地挤出了这句话。

 

“好吧,”我也不能怎么办,“但是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感觉你不够喜欢我,那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比较好。”

 

“……”我没什么话好讲,只能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当初我就已经明确和她说过不喜欢她,但是她还是一意孤行的说没关系,想试试,推脱来推脱去,还是缠得像个牛皮糖,实在是烦的没办法了,就随口一答应。事到如今,各自浪费几个月光阴,突然摆出一副你怎么可以不回应我的心意的态度,然后暗自泪流满面,倒是让我成了个天大的罪人。

 

可是,我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喜欢你?付出和收获从来不是对等的。我没办法回应,那只能用几个你想要的包包化妆品什么的回复过去,倒也没见过你推脱几次。这下也挺好,一个人才能比较清静,也不用费力去记什么商品促销日,表达什么廉价的“我爱你”。

 

“不是吧白溯,所以你并不喜欢她吗?我看你们在一起那么久,总有刷一点好感吧!”

 

“好感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大概也就朋友那样吧,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又不想妥协。”

 

“身边那么多美女给你暗送秋波,明示的也多了去了,就没有你喜欢的?你到底要求多高啊?”

 

“我想想,首先是要性格还算温和吧,不过有一点腹黑毒舌也挺好的。然后,要比较喜欢看书的,有点文艺气息的,不过不用清冷,活泼一点也挺好的,重要的是要笑起来很好看。再有就是三观和一点,其他就没什么要求了。”

 

“你这三观和能搪塞多少人啊,话说,这条件除了你自己没什么人可以满足了吧?难道你这是远超外表而毫无意识的自恋吗?虽然你也有这资本就是了。”

 

其实,这个条件根本不是按我自己列的,不过也并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三观这种看似客套的说法难道不才是最该关注的吗?难道从来就没有人探讨过灰姑娘该如何改变自己的世界观才能使自己拥有美貌和善良之外的优势好让自己在从未想象过的资本主义世界里存活下去?

 

“不过灰姑娘的美梦总要做一做,万一这天大的馅饼就掉到自己的头上了呢?即使不能全身而退,名利财富总能带走那么一点,这个算盘一打,根本不亏,你觉得呢?还有,你值日好了吗?我能自己先走了吗?”

 

“不能,白潋,我知道你今天忘带钥匙了,而我是不会把我的那把给你的。”

 

“算你记得住我早上出门说了什么,那我就在这儿等着吧,人还少一点。”说着,他就从背着的书包里拿出了《局外人》,这大概是他第二天读这本书,不过,“我怎么记得你好像应该在昨天吃晚饭前看完了?”

 

“有些细节的地方需要品一品,看完我借你?”

 

“行啊,好了,走吧。”

 

“拜拜。”

 

“拜拜。”跟这位一起留下整理资料的同学也算道了别,接下来就该决定吃什么了。

 

“你觉得这家店怎么样?我们好像还没吃过。”白潋划拉着手机,指给我看。

 

“那你点呗,等会我来付钱,你可以多点一点,来庆祝你哥恢复单身。”

 

“你很开心?”

 

“‘或许有些人想要的是红毯和摄影记者……’”

 

“‘但事实证明,我想要的只是浸在椰子酒里的香蕉雪糕’,好的好的,我知道你背着我偷偷看过《我高兴死了!!!》并且企图用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让别人猜出你的引申义是这句话的出处,也就是书名。但是,白溯,除了我还有谁能和你共享同一张书单,并知道你这些稀奇古怪的委婉含蓄?”

 

“没有人,我当然知道没有人,可是现在走在我旁边的是你又不是别人,我为什么不能来做一些考验我们间默契的小测试呢?”

 

“因为我不是你女朋友所以不需要跟你有什么心有灵犀,别看我,双胞胎间的默契可不是必需品!”

 

“但是我会为你付这顿晚饭钱。”

 

“用我们的共有财产?”

 

“这不是很有默契吗?或者用你的话,心有灵犀?”

 

“别,我快吐了,你那个脸皮极厚才有用的能力对我可没用,省省吧。”

 

“那可不行,万一我多试试就成功了呢?”

 

“那就见了鬼了。”

 

——TBC——


[原创]今时怪谈(1)

        卷一 · 白氏双子

        序一  现在的午后

        天空中留下了飞机如子弹般穿过云层的痕迹,脚底下的地面又震动着传来地铁的轰鸣。或许静静地感受这些也能度过一个美妙的下午,但是果然,与午后阳光最门当户对的除了咖啡和阅读,就是窗帘和床被。如果有谁连这门学问都无法理解,并想着要破坏它,那绝对无法饶恕……

        “白潋……醒醒……”

        当然,哥哥除外。

        虽然还是会有些暴躁就是了,但是发脾气也是很累的,给个白眼让他自行体会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个时候,只要翻个身就能重归睡眠,富有弹性的枕头和柔软的床被真是再美妙不过了。

        “白潋……”声音逐渐放大,想咂嘴但是身体似乎还没醒过来,只发出了一些喃喃。

        “我们不是约好了要去买书的吗?”这种事情怎样都好,而且又不是今天一天才能去,但是……约定要遵守。

        “啧,”好的,这一声发出来了。其实知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后苏醒,内心是很平静的,但是就像婴儿的呱呱坠地需要那几声啼哭一样,一点不耐烦的语气就是用来告知白溯自己已经醒来了的信号。如果这个时候不在做些什么,他就会得寸进尺的贴上来,所以这个时候还需要的就是……

        “你别当着我的面脱衣服啊,我先出去了。”

        明明对别人使用能力的时候看上去熟稔的不行,说的话也极度羞耻,但是对自己的弟弟却脸皮薄的要命。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

        赞美欺骗之神!我们的父亲。

        就这样想着,白潋已经从床上下来了,用手随意梳理一下头发,推开门向楼下走去了。

        “浇水壶呢?”白潋走向阳台,却发现它不在原来的位置上。

        “桌上,我刚刚换的水。”

        “谢谢。”说着白潋就把它拿了起来,往右手小臂上浇。看上去像恶趣味装饰物一样的叶子却是真实活着的,在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倒下的水吸收的一滴不落后,它在视觉上似乎变得更有活力了一点。

        面包,煎蛋还有火腿。不算丰盛,但对于夏日的午后也算清爽了。之于白潋,这是早餐,没必要吃太多,之于白溯,他只需要看着自己的弟弟吃就行了,现在是连午饭都嫌晚的下午两点半。

        平平淡淡才是真,悠闲的午后比什么时光都来的可贵,虽然用来睡午觉决不可惜,但是咖啡和阅读也确确实实可以占一席之地。

        工作日意味着大多人都在为自己的学习或事业打拼,书店意味着拥有几乎没有大量人流的清静。两者结合在一起,那就是天堂,是仙境,是除了家里和店里之外最美妙的圣地。隋然网上也可以订购书籍并要求送货到店里,但是白潋还是坚持自己去书店购买挑选,以保证每一本都能用来组成自己的生命。不过当然,白溯在的话,白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机会自己提书的,所以咖啡店的招牌上在“亲自”这部分只包括挑选,而没有搬运。即使从属欺骗之神,面对知识也要讲究诚信,毕竟……

        赞美智慧之神!我们的父亲。

        ——TBC——

[原创]白夜如昼(简介 · 二代)

人在梦中经历的,很多情况下都会与现实有较大的出入。借着动植物来代表自己,除了略显诡诞之外倒也没什么较大的出入。只是时不时会需要担心一下,是否有人因为内心强烈的渴望而将代入现实,甚至去追求以假乱真。



*主角是纸汀但大多以做梦的人的第一视角来阐述

*白夜如昼不是长篇了,变成短篇集了,具体看tag,以前几篇会改然后加入白溯白潋兄弟为主角的故事里(原文不删)

[原创]鲸

很短小,请谅解

意识流,非常没有逻辑×××

高考后会有大批的更新[或许×××

内容go↓

雨是在睡梦中悄然落下的,对我来说并不算美好,只能说扰了清梦,还不让人有机会发个脾气。听力过于敏锐,在这种情况下便是痛苦的了。困倦与苏醒的循环交替让人忍不住想咂嘴,但又悉数吞回了肚子里。留得较长的指甲轻扣桌面,只让与自己同桌的那位匆匆瞟了一眼,又低下了头。

“怎么了吗?”友人任在摆弄手机,似乎很忙的样子。游戏的音效从耳机中宣泄,不过也只有我听到了,并在意着。

外面的雨下大了,一开始还只是像宿舍楼里水与管道碰撞的声音,现在却有了滂沱的气势。

点餐、交谈、行走,车鸣、雨落、雷响。

窗与门隔绝的世界,让人仿佛置身于孤岛。

雨,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意象。喜、怒、哀、乐,似乎都能被它全然调动起来,不再为自己所控。望向窗外,却在陡然间意识到玻璃几乎完全被雨滴糊住,看不大清。等再回过头来,只留下些怅然。

“你是不是有些过于感性了?”昔日不知什么事件引出的评价突然浮现于脑海。

像是鱼跃海面。

雨势变小了一点,友人匆匆道别,店内也是一派整理衣装的样子,霎时少了近乎一半。但店内的寂静又随着下一波阵雨再度藏匿。

我是喜欢海的,或者说水也是。浴缸或是泳池,让自己置于其中就十分舒畅。游泳是会的,甚至可以说是很擅长,但我所喜好的只是简单的被水围绕而已。飘落至水面的落叶只需随波而动,我也乐于如此。

雨又大了起来,但我的心情却好了点。或许是对面的空空如也,让我减少了点生存的压迫感。交友虽好,但一个人也十分自在。那是一种旁人不大能理解的乐趣,就像我有时理解不了为什么一定要成群结队一样。

电闪雷鸣的势头渐渐下去了,雨声却兀自大了起来,仿佛是要将这家店与世隔绝一般。

但是,这声音……似乎是水积起来了。往外一看,却发现根本已经到了可以惊叫的地步。我环顾四周,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做出任何惊讶的表现,即使是看着窗外也不过想着回家的不便。

这是不正常的,因为窗外的雨已经漫过大半个玻璃窗,先不论玻璃的质量如何,光是店内几乎没有什么水渗进来,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仿佛水缸中的鱼,几度失去自由。

这里究竟是否梦境,明明该涌上地底的污水,垃圾,水质却清澈的不行。只微微透着一点绿光,迎接仍在下落的水滴。

明明水在外面,店内也都是人,但是我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笼中之兽的感慨。

想出去。

想长出鳍,想在水里呼吸,想趁着水漫天地放纵,想化身一尾鱼逃离这里。

天随我愿,又未尽吾愿。

我变成的,是鲸。

虽然一切都无法再用科学来衡量,但我还是不得不为毫无障碍地穿过窗户感到讶然。

仿若是真的鲸浮水面,无所顾忌。

——END——

[原创]柜

*现实事例和艺术加工的结合体,请不要妄自揣测R,也请不要过度批评他们,因为或许,你就是其中一员

我的世界着火了。

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不过这也和我本身所处有关,并不能全部归于温度,您愿意听我讲话也是受累辛苦了。

正如我感叹的,我正处于自己的世界中,如果形象生动一点还可以比作王国,宫殿。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并非如此。

啊,不好意思,忘了说明,称呼他们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甚至不是固定的一群人。只是不愿暴露他们的个人信息以引得难堪,刚何况他们本身并无恶意。

此刻我应该是需要自我介绍,但是既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应当是被保护的受害者,那不如从了意愿,以防止被认定是粗鲁无礼。所以称呼……你们可以叫我R,只是个和本名有关的代号而已,不是什么值得费时去关心的问题。

顺着疑惑,我不如解释一下,我的世界就是这个柜子,我校标配的铁皮储物柜,容量真的挺大的,不然我也没法在这里。啊,不好意思,笑出了声,但是说实话,如果要说自己的经历的话果然还是会有点让人害羞。

嗯,好的,我接着说,我现在在的就是我自称是世界的地方,虽然这个世界似乎小了点,但是实际上却是很舒适的,这种蜷缩能给我以极大的安全感,就如同在母亲的子宫内一般,不过,这是更为坚硬的存在,倒是更能和社会、现实相联系,虽然我也不过一个学生而已。

初衷?其实是没有的,我其实曾经是有幽闭空间恐惧症的,但是多亏了他们,让我摆脱了这点。啊,既然有提到了,那不如讲一下吧,他们,也就是你们口中提到的,对我而言的施虐者。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忘了,但是应该是在小学吧,我的铅笔和尺失踪的次数高了起来。那个时候还不懂事,没有产生什么浪费与否的价值观,妈妈也没说什么,可能是觉得小孩子丢三落四很正常吧,我就会带上新的文具去上学,后来丢的是课本、眼镜一类的,虽然到放学就会回到我的桌肚或者书包里,但是对学习还是产生了点影响,让母亲不是很高兴,不过又过了一段时间就没有这个问题了。是……雨天?大概吧,我的书包第一次出现在了厕所的地面,因为地很湿,去拿的时候还滑了一跤……啊,不好意思,应该不是下雨的缘故,是中午会有保洁阿姨拖地,所以造成的湿滑吧,反正我摔了一跤,膝盖破了。但是还好妈妈买的书包是防水的料子,所以里边的东西都没什么问题。说实话,那时候我的心智还不是很成熟,竟然会为了这种玩笑而哭诉,是非常打扰父母的行为了,不过好在成年人总是能理解的,现在想想真是有远见,也就口头和老师交流了一下,没有耽误自己的工作。再后面应该是小学最后一年了吧,他们似乎是对我失去了兴趣,换了对象,经常用篮球砸那个成为了替代的小姑娘。他们甚至把球递给了我,但是我觉得不是很好就没有扔过去。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契机,一节体锻课上,被扔的目标成了我。

感觉?那个时候似乎还蛮平静的,毕竟不像被拿走眼镜那样让人困扰,而且我的骨头蛮硬的,不会出事啦。只是当我被那个女孩子的球砸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没有帮她挡球、告诉老师,其实也是不怎么好的。

然后……到初中了吧,前面几年都很好,甚至交到了比小学要好的朋友。是的,小学也是有朋友的,虽然有的时候会在玩笑的时候拿走眼镜,但是很快就还了,家也离得很近,还串过门呢。初中因为换了个地方所以没有认识的人,但是大家都很友好。不过初三嘛,压力大很正常,只是我那个时候还不是很能理解别人,也不是很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设想,所以当我在操场上被朋友扒下裤子的时候心里非常难过。当着两个班的人的面,我当时只能反应很快的提上裤子,然后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过还好,上课是男女分开的,所以只有一半的人知道而已,只是我那个时候拒绝了被吓坏了的朋友的安慰,现在想想有点对不起他,他也没想到真的能扯下来吧。

你一定是做了什么招惹他的事,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也不是很记得班主任的原话了。本来我很喜欢班主任和她教的英语科目,不过大概是叛逆吧,就从此开始有了点隔阂,虽然我还是尽力去学了,但总是有点不一样了。包括我后来的努力被她认定是偷懒的时候,心里都挺不舒服的。但是,是老师和朋友啊,所以当然是原谅了啊。更何况老师只是做警示性的告诉了全班,并没有带出我的名字,到是朋友,偶尔还会以自豪的口吻在周围只有密友时提前,说是做过最了不起的事。那个时候即使我难过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更何况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厌恶而否定他人的喜悦。

到了高中就没什么事了,大家都很温柔,我也从此开始了我的幽闭空间恐惧症的治疗。他们应该只是玩笑而已,毕竟我也挺高的,要塞进柜子里挺费力气的,他们不会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的。虽然关上了柜子的门,但是因为有缝隙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后来渐渐的,我倒是摆脱了恐惧,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就像前面说的,十分温暖的,甚至说怀抱也不为过。

很奇怪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距离现在最近的事,反而讲不出点什么。不过拖了他们的福,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空间,甚至爱好自己将自己塞进去,说实话,因为是自己所以更清楚怎样会更舒服,出来的时候还能面对他们惊骇的眼神开句出柜的字面意义的玩笑。

说到玩笑,其实我说实话没有我主观描述的那么好。礼貌?不不不,只是我擅长在不太熟悉的人面前装模作样而已,我说话语气很不好,还经常给人使脸色,再加上长得也不是很好看,就很讨人厌了。我本来脾气也不大好,但是自从进了柜子,思考的时间多了,也就能静下来了,不过还是不太擅长和别人笑嘻嘻的,但总归是比惹人烦的揭人短好。反正高中最大的收获或许就是建立了我和柜子的爱情吧,我也开始加强了思考,开始学会体谅别人,真不愧是学校。

啊?你说家长?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多麻烦,而且我们只有周末见而已,不能打扰他们休息,让他们不愉快。父母很爱我的,给我提供了好的环境和所有最正确的选择,我怎么能说他们不好。我怎么能因为个人原因而去麻烦他们呢,本身在餐桌上和他们讲别的部分的校园生活就已经够让他们提不起食欲了,但他们还是听了,这就够了。

哽咽声?不不不,请别开门,我很好,真的。

真是非常抱歉让您看到我的失态,但是我果然还是不够成熟啊,总是想着:

为什么我理解着别人却没人来理解我?

为什么妥协远不及任性来的受人喜爱?

为什么想尽办法让大部分人满意却无法让自己活得更开心一点?

为什么我还是不知满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向您抱怨的,让您心里难过的,我是时候消失了,您愿意关心我真是太好了。只是我没办法给您什么表达谢意的东西,毕竟,

我的世界早就已经着火了……

对不起。

——END——

[原创]风辰&风宜

urr生日快乐!!! @鲷鱼寿司卷

风辰改设!发这个账号是因为高考以后会开相关的坑,风氏的大部分设定沿用之前,以后会细化
和原来的风辰是不同平行世界同时存在的,这里是尽量切合白夜如昼的世界观,原来那个多日常和谈情说爱,这边这个走主线剧情

风辰[新设]
黑发,深灰色眼睛。半神状态为金色蛇瞳。欹玄对此的评论是“掩在星辉后的明光”被本人嫌弃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龙血浓度10%,能力[风屏],可以借气流生成无形的屏障,无法承受过大的力,最久可以借能力滞空10分钟左右,超过时长易造成疲劳状态
父母于神界的讨伐中身亡,风氏也由此陨落,被表姐抚养长大
毒舌,切开来绝对是黑的
婉拒过度亲密的肢体接触,但偶尔会主动给予拥抱,以示友好
喜欢群聚中的个人感,也喜欢一个人的狂欢。由于感官敏锐,过于喧闹会伤耳朵,所以更偏好安静的场所。不过很喜欢死亡金属,自称有种爽快感
身上经常会有因冒失而留下的擦伤或者小口子

风宜
风辰的表姐,虽然同辈,实则大了200多岁
红发灰瞳
风氏虽为东方玄龙的直系,但风宜母亲为西方赤龙一脉。看似黑发实则在光照下会发现为红色,非常人者大多看出来更红一点。头发是赤龙一系的返祖现象,能力却继承的是玄龙一派的风系
龙血浓度可自控,但超过60%会逐渐覆盖龙鳞。能力[风佑],强化型,身体素质高,力量强,速度快,可以真正做到飞檐走壁
武器是大横刀纵云冢和障刀汇渊,同时别于左腰侧
纵云冢由风氏祖先的龙骨炼成,因出鞘时有锐利的龙啸而命名
汇渊是为纪念战中折断的佩刀,仿造打成。原材料由风宜独家提供,是自认为已经胜利,准备凯旋的“众神之首”。拔刀时的摩擦声似是那神明被拔下羽翼时的惨叫
其实并不是特别擅长长刀,只是没有必要拔出汇渊
风辰的半个师傅,主教体术,确认他能自保后二人分别
无论风辰在哪里,总能找到对方并一起过春节
由龙族承认,自称印记在右侧蝴蝶骨位置,没人也没人敢证实

风氏中出现返祖现象,有半神化能力的,寿命通常会延为常人3倍
龙族认可者可拥有给予者相同长度的寿命,即使给予者身亡,印记也会保证认可者继续存活
印记不会叠加,但会取优质者作为生命源和力量源

啊对了,虽然没人看,但我觉得还是要说一下,文中部分关于梦境的理论来源是对《梦的解析》的研究,还有一些就是自己胡诌的[不应该说是自己设定的吗×××]

所以如果看到观点相似的部分不是错觉,但是由于我整本还没看完,所以希望前后文不会因为阅读关系,在观点上有过大差异√